俞宙明:欧洲数字经济:默克尔的期望与无奈

发稿时间:2019-02-24浏览次数:13

  

  

“我怀疑,我们是否真的能够成为全球行为者”,2月19日,在欧洲经济界和政界高层云集的数字峰会“Digitising Europe”上,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出了这样的惊人之语。在这个以数字时代下欧洲制造的未来为题的会议上,默克尔指出,欧盟在环境保护、竞争法等许多方面的条条框框阻碍了经济的发展,过度监管将会使欧洲赶不上未来全球制造业发展的步伐,她呼吁在欧洲展开讨论,改革欧洲竞争法、方便并购、消除互联网企业发展面临的各类障碍,“为企业发展留出足够的自由空间”。

欧洲数字经济面临的无奈

默克尔这番话显然暗指刚刚被欧盟以反垄断之名否决的德国西门子与法国阿尔斯通列车业务合并计划,而究其深层背景,则是一种对欧洲数字经济竞争力日益丧失的巨大焦虑。尽管近年来欧洲各国充分认识到数字经济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并出台一系列围绕数字经济的政策,以期为欧盟经济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注入新的活力,但各方面数据都显示,欧洲在数字经济和人工智能等领域都已经与美国、中国等世界领军者存在差距,而且这个差距还在不断扩大中。根据麦肯锡报告,如今欧洲IT业数字经济占GDP比例约为1.7%,大大低于美国的3.3%和中国的2.1%。

关于数字经济时代为何欧洲落后于中美,一般认为原因是多重的,首先是一些现实层面的问题,包括欧洲宽带基础设施不足、数字经济投资不足、数字化领域专业人才匮乏,等等。默克尔的这篇讲话提出的则主要是制度和观念层面的问题,“《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在数据安全、数据主权、伦理问题和经济自由方面做得不错”,“但在一个发展迅速的数字市场中,也要考虑到此种监管本身自带的弱点,要能够迅速认识它并有意识地去加以改善,在这一点上欧洲必须加强学习。”

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于2018年5月25日生效,号称“史上最严厉”的个人隐私保护条例,对欧盟个人信息保护及监管极为严格,且同样适用于非欧盟公司,只要其涉及到欧盟公民信息。该条例虽然主要剑指美国几大互联网巨鳄,但在欧洲内部也仍面临较大争议,一方面它被视为个人数据保护的里程碑,另一方面主要遭到经济界的批评,认为它对企业要求过于苛刻,企业仅仅为合规就已经付出了高额代价,生效后还将继续承担高成本,企业的发展与创新遭到阻碍,尤其是中小企业将面临困境。同时,随着数字技术的迅猛发展、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不断进步,数据日益成为重要资源和核心竞争力,这部两年前通过、如今才刚刚付诸实施的法律,恐怕很难跟上时代和技术进步的现实要求。

GDPR拖了欧洲后腿

在数字经济领域对安全与监管的高度关注,是欧洲的一大特色,也可以说是“以人为本”的欧洲精神的一种体现。欧洲的价值观重视社会公正和个人自由,将其置于经济发展之上,对于技术新发展,欧洲人往往首先持怀疑的态度——这一点从移动支付在欧洲的遭遇,就不难看出。正如默克尔也不忘强调的:“在所有技术发展和关于数字化的一切讨论中都必须清楚,它们永远是以人为本,围绕人的尊严、自由与安全。”因此也有专家认为,欧盟对数字化的认识,至今仍然停留在个人数字空间的层面,而没有进入运用数据驱动经济发展的时代。

《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对人工智能尤其不友好,势将提高其整体成本、降低效率和准确性并限制创新。2018年5月,默克尔在该条例生效前夕,也曾经就该条例所提倡的“数据节约”原则提出质疑,指出这不啻是“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而欧盟要想在这方面与时俱进、有所改善,也面临重重困难。

欧盟各成员国数字经济发展并不均衡,有的国家已经跻身世界领先水平,有的国家则仍然相当滞后,并且欧盟内部的数字鸿沟还有越扩越大的趋势。各国数字化程度不均衡,各有各的利益考量,在数据使用及监管政策方面的态度也不尽相同,导致在欧洲统一数字市场和规则等方面的讨论旷日持久、难以达成共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事实上也仍然是一个妥协,充满了大量尚未确定的概念——而好不容易做出的这个妥协,今天又已经被指落后了。

默克尔也一再抱怨欧洲行动迟缓,早在2016年她就表示:“我们都知道,像如何正确对待平台这样一些问题,我们可以讨论好多年,等我们终于达成一个决议,整个事情早就已经发生了变化。”但是她也认识到了其中的困难:“即使是G20国家,关于数据使用和框架条件的想法也极为不同,达成某个规则也非常困难。”去年欧盟的“数字税”难产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该税首先针对的是以美国为主的国际互联网巨头,德国在美欧贸易谈判的重压下退缩,导致其大幅缩水。

正因为此,默克尔在此次数字峰会中呼吁:“欧洲必须对以数据驱动的运营模式做出自己的回答——我这里不仅强调‘自己的’,还强调‘做出回答’。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只描述自己的独特性,却让回答滞后于时代。”那么,什么是她心目中“自己的回答”呢?“欧洲必须在美国和中国之间找到一个位置”,也就是在监管和自由竞争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兼顾自由、安全与福祉。“我们欧洲人必须正视我们的竞争对手,自信地走我们自己的道路。”她已提议在3月举行的欧盟峰会上讨论相关议题——欧盟最终是否能如她所愿,拿出不“滞后于时代”的“欧洲”回答?

(作者单位: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