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宙明:博士论文抄袭?看德国群众怎么吃这个瓜

发稿时间:2019-03-04浏览次数:13

  http://wenhui.whb.cn/zhuzhanapp/xue/20190222/243757.html?from=groupmessage&timestamp=1550816612835

  

年后某演员学霸人设崩塌,可谓是难得被学术圈从娱乐圈拱出的一个大瓜——只因为这位问了一句“知网是什么”,被以硕博生为主力的学术界吃瓜群众以科学精神与科研方法穷搜猛索,最终不仅他自身博士资格被取消,更使相关单位与导师都遭到质疑与牵连。无独有偶,在同一时间,德国也正好有一位名人处于非常相似的境地。

28日,明镜在线爆出德国现任联邦家庭部长弗兰齐丝卡•吉费(Franziska Giffey)于2009年在柏林自由大学提交的博士论文遭到抄袭指控,正在被逐页核查。虽然审查还在进行中,最终还没有定论,但此事已经引发极大关注,多家媒体持续跟进,也给当事人和相关大学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与国内这次由吃瓜群众一拥而上乱棍齐下不同的是,德国在做这项核查工作的是一个颇为专业的网站VroniPlag Wiki,它由一些志愿者2011年依托维基平台Wikia建立,主业是根据举报线索核查有抄袭嫌疑的博士论文(Dissertation)甚或大学教授资格论文(Habilitation)。每一本论文的核查都有完整的记录,并以色谱形式实时、形象地体现核查进程:每一页根据抄袭比例的不同标记不同颜色,其中蓝色为(尚)未发现抄袭,黑色为抄袭比例50%以下,紫色为50%-75%,红色页面的抄袭比例达到75%以上。有问题的核查结果会举报给相关院校,提醒学位颁发机构进行正式审查。下图体现的是吉费博士论文至213日止的核查情况。事实上网站行事还是相当谨慎的,因为不希望在最终报告出来前下结论,从而对当事人造成不利影响,特地隐去了吉费的姓名而冠之以代号Dcl,但不防被“明镜”周刊侦知而提早曝光。

 

 

  

图片来源:VroniPlag Wiki

VroniPlag Wiki并非官方机构,拿出的报告并没有什么真实效力,但这绝不意味着吉费等被核查的对象可以置之不理。事实上,自2011年开工到今天,不到八年的时间里,该网站已经端掉了78个博士学位和1个教师资格。还有2人在网站核查进行中就已经被各自的大学取消了博士学位。这个抄袭猎人网站的开端就是2011年著名的古滕贝格事件。

20113月,39岁系出名门、人气旺盛、风华正茂、前途不可限量的联邦国防部长古滕贝格被确证论文大篇幅抄袭后被剥夺博士学位,虽经默克尔极力挽留,仍在民众的一片指责声中黯然辞职,彻底结束政治生涯,不久举家迁居海外。当时的抄袭猎人专门为古滕贝格开了一个网站GuttenPlag Wiki,下图是他的论文在该网站核查中呈现的色谱,在393页论文中,有371页出现抄袭,抄袭行数达到10421行,图片中一片触目惊心的通红代表着抄袭的严重性,正在接受核查的吉费与之相比朕可算得上是“小巫见大巫”了:

  

 

 

  

图片来源:GuttenPlag Wiki

目前活跃的VroniPlag Wiki即是这一行动的延续,与GuttenPlag一样,Vroni的名字是他们查的下一个对象,前任基社盟主席施托伊贝的女儿。该网站的猎手基本都为匿名,互相不认识,只在线上联系,但工作成效显著。自那以后至今,该网站一共查了188本博士论文和13本教授资格论文。在他们的推动下,继古滕贝格之后,20116月,自民党议会党团主席、欧洲副议长科赫-梅林(Silvana Koch-Mehrin)被母校取消博士头衔,辞去政界职务。此后又有更多政界人士中招落马,各个政党都有波及。不久这把火甚至烧到时任联邦教育科研部长的沙范(Annette Schavan)身上,她上世纪80年代的论文被爆大面积引用不规范,终在2013年被母校杜塞尔多夫大学判定为蓄意抄袭,博士学位被取消,很快被迫辞去部长一职——她因为当年在大学直接读到博士,中途并未获得其他文凭,学历被一撸到底,只剩下高中毕业,连就业资格都不够了。20159月,德国第一位女国防部长冯德莱恩又被该网站盯上,查出她的博士论文有30多处引用不规范,所幸她的母校高抬贵手,让她逃过一劫——本届默克尔政府中她继续担任国防部长。

VroniPlag Wiki这样的民间抄袭猎人之所以在德国能如此活跃并产生巨大影响,与德国的特殊文化不无关联。德国人传统上非常尊崇“博士”和“教授”两种头衔,它们几乎被等同于一种荣誉。相信很多与德国学界有接触的人,都在正式场合听到过称呼德国教授的长长的头衔——“教授”(Prof.)之后还要加上“博士”(Dr.),甚至“荣誉博士”(Dr. h.c.)也要一一列举,名流大腕云集之处,Prof. Dr. Dr. h.c. 比比皆是。以至于有人开玩笑说,名人头衔听来犹如马蹄踏地,得得不止。这种尊荣,使得各界对博士头衔趋之若鹜。对博士学位的热衷延伸到政坛,高官具有博士学位的大有人在。据称德国内阁成员多数拥有博士学位,而德国各政党中更有数百名博士,许多政客都乐意在其竞选广告和海报上加上博士头衔,希望吸引更多的选票。

而德国的博士攻读与授予过程,也有其传统特点。德国以导师制为主,博士导师称为Doktorvater/Doktormutter,按字面翻译就是师父/师母,很容易套用我们中国人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母”来理解。博士生往往没有修课要求,甚至都不一定要在大学注册,只跟定导师,在导师指导下写出大论文,按各校大同小异的“博士条例”(Promotionsordnung)规定提交、走评审和答辩流程即可。论文按规定必须带有原创性声明,该声明并具有法律效力。但博士生是否真正遵守了学术规范,最终还是要靠博士生自负其责,虽然导师也有责任把关——而且众所周知,导师和博士生之间的关系,很多情况下并不是那么密切,导师不熟悉自己的博士生,也是常事。近年来各个大学也开始为师生提供查重工具(主要是Turnitin),但笔者查找了一些大学的规定,还没有发现把查重作为硬性规定的——我国高校相较之下要严格得多,硕博论文答辩之前往往必须通过查重,才有资格送审。当然,德国学界以严谨治学著称,大学也非常注重对学生的学术道德教育。古滕贝格丑闻爆出时,笔者正好在德国读博,还曾经为此多接受了几节学术道德的强化教育课。但光谈道德,缺少制约,显然还是不够的。这也正是为什么民间抄袭猎人在德国如此活跃的原因。

而与抄袭猎人的活跃形成鲜明对比的,还有德国学术生态圈的另一个大问题:论文 代笔。德国的论文 代笔公司是合法存在的学术文章撰写机构,他们的公开广告打的是为企业和机构提供研究报告等文本的撰写,也能为大学等科研机构提供一定的助力,但事实上他们的业务远远超出了这一范围。去年《世界报》爆出德国联邦劳动局(Bundesagentur für Arbeit)向求职者推荐的职位中,“论文写手”竟然赫然在目:“我们正在寻找可在家代写课后作业、学士论文和硕士论文的自由撰稿人。价格根据工作难度的不同决定。您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写作?您擅长什么专业领域的写作?”论文 代写俨然是一个欣欣向荣的“朝阳产业”。而在论文 代写时,枪手公司往往称自己提供的是“文本创作过程中的咨询服务”,并不违法——事实上也有多个法院判例支持这一点。因为其表面的合法性,目前并没有什么法律可以制裁此类机构,论文 代写问题遂成为学术生态圈的灰色地带,只能靠导师和学术委员会的火眼金睛了。据报道,以3万欧元的价格,熟练的枪手可以炮制不同专业的博士论文,只需要提供大的方向,枪手可以代为确定题目,只需三个月就可以完成一本足以通过审阅和答辩的博士论文,至于这种论文的学术质量,自然是可想而知了。据称古滕贝格的博士论文就是由人捉刀代笔写成,因此他对于自己论文的质量也不甚明了,如果不是被吃瓜群众挖出来,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抄得如此恶劣。抄袭猎人的存在,也可以说是对此类现象的一种反制和威慑。

VroniPlag Wiki声名在外,也遭到了不少质疑,尤其因为拉了一些政界人士下马,特别是前述古滕贝格和沙范都是默克尔的亲信,因此被怀疑暗中为某些政治力量服务。但该网站的统计显示,政界人士只占其调查对象的一小部分,且左右阵营均有波及。面对质疑,抄袭猎人表示,并不关心对方是谁,身份如何,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捍卫学术的尊严。德国学术圈捍卫学术尊严的决心,也是有目共睹。在古滕贝格的抄袭丑闻爆出时,默克尔曾经全力袒护,不希望他辞去部长一职,称“当初我要的是国防部长古滕贝格,而不是助教古滕贝格或博士古滕贝格。”德国学术界多达5万人联名抗议,抗议信发起人康斯坦茨大学助教博士生特雷霆接受《每日镜报》采访时说,此类行为是“欺骗”和“滥竽充数”,这是学术界最不能允许犯的错误。“其行为是对德国教育体制的侮辱,是对那些认认真真做学问人的不尊重,是一种道德腐败”。而默克尔总理对其的支持,只会损害德国作为学术严谨的研究基地的形象。

必须肯定的是,德国学术圈还是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的,对学术不端采取的是零容忍的态度。德国有《头衔使用法》,代写或抄袭论文一经查实,属滥用头衔之列,同样要承担法律责任,轻则丢官罢职,重则获刑入狱。而各个大学的章程和规定中,也都可以找到关于学术不端、论文抄袭的具体定义和处理方法。抄袭猎人能够端掉这么多个博士学位,也正体现了相关大学对于举报认真对待、毫不袒护的态度。

  

作者: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 俞宙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