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苗苗:德国绿党的新目标——全民党

发稿时间:2018-10-16浏览次数:13

https://m.guancha.cn/zhumiaomiao/2018_10_15_475419.shtml

  

朱苗苗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根据德国电视一台10月11日的最新民调,德国绿党支持率自今年联邦议院大选与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和自民党的组阁失败后,迅速攀升至现在的17%,超过德国选择党(16%)和社民党(17%)的支持率,成为第二大党,与其在联邦大选8.9%的成绩和议会最小党派的地位形成鲜明对比。在10月14日举行大选的巴伐利亚州,绿党甚至已经以19%的民调结果成为基社盟之后最强的政党,领先社民党七个百分点。

不仅如此,绿党的队伍不断壮大,仅今年就新增党员三千名,目前全国绿党党员人数为六万八千名,有望年底突破七万大关。不论是从各个机构的民调、还是党员规模的增速,德国绿党显然已经走出了年初联邦大选组阁失利的阴影,正迎来崭新的繁荣局面。

德国绿党的logo

“绿党将成为新的全民党”,这个2011年曾经被热烈讨论的话题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而这次有所不同的是,该话题增添了一项新内容,也即绿党或将取代社民党的全民党地位。德国著名民调机构Forsa负责人居尔纳(Manfred Güllner)认为,绿党与社民党的力量对比将会调换。绿党主席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也不否认绿党或将成为未来新的全民党。

绿党当前的突出变现首先得益于衰弱的同行的衬托。大联盟自上任以来危机不断,总理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民调跌破30%,社民党更是不断刷新历史支持率的下限,已经连续数月低于20%。左翼党内斗升级,内耗不断。自民党还没有从破坏黑绿黄联盟罪魁祸首的指责中恢复过来,支持率徘徊在个位数。德国媒体对绿党的青睐毫不掩饰地超越其他所有党派,不论是中左立场的《明镜周刊》和《南德意志报》,还是保守的《法兰克福汇报》和《世界报》或是德国公法电视台,其报道都以肯定为主。

10月11日,德国绿党议员卡塔丽娜·舒尔茨(左)和路德维希·哈特曼在慕尼黑竞选集会上(@视觉中国)

唯一和绿党一样表现突出的是右翼民粹的德国选择党,在各民调中和绿党并驾齐驱,轮流占据第二大党的位置。而恰恰是选择党在大选后快速强大的走势刺激了绿党的繁荣,因为在当前的德国政治光谱中,绿党与选择党是距离最远的两极(如难民政策和气候保护),反对选择党的民众在绿党找到了强烈的归属感。

民众当前重拾对绿党的喜爱还有一个外部原因,那就是今年夏季德国经历了较长时间的酷暑,老百姓切身体会到气候和环境变化的影响,绿党则趁机让气候变化议题与本党特色在媒体上好好表现了一把。

除了同行的虚弱和老天爷的助力,还有什么原因使得绿党的支持率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获得两位数的突破呢?

领导人的个人魅力和务实态度是重要原因。今年一月,绿党领导人换届,选举出了新一任双人党主席,即48岁的哈贝克和37岁的拜尔波克(Annalena Baerbock)。前者是知名作家、刚卸任石-荷联邦州环境部长及副州长职务,后者是绿党后起之秀。这次选举一举打破绿党双人领导人由一名党内现实派和一名原教旨派代表组成的历史惯例,均由现实派阵营的代表担当。这届领导人年轻、自由、激进、颜值高、口才棒。更重要的是,他们“像理想伴侣一般”无比和谐,带领绿党结束长久的内斗,以“前所未有的团结面貌”展现在公众视野之中,党内的左翼阵营也表示满意。

党内从基层到领导层,为了表示对哈贝克作为党主席的支持,不惜为其更改绿党建党之初即立下的党内干部职务与议员职务(国家官职)分离的原则,允许他在担任党主席过渡期同时兼任石-荷州环境部长。他们两人的当选被视为绿党新局面的开端,使得绿党的目标调整为力争“中左力量的领导力量”。

成为所谓“中左力量”和“全民党”意味着绿党不再满足于吸引其以前的基本选民,也即居住在大城市的具有环保意识、受过良好教育、收入高的中青年公职人员、独立从业者和自由职业者,还应该包括社民党一直以来的支持者,即乡镇中间阶层和工人阶层以及自民党的摇摆选民。

现在的确出现了开着SUV大排量汽车的绿党支持者。两位现实派领导人不再拘泥环保领域,开始涉足以前较少关注的更广泛的议题,特别是事关民生的社会政策领域,包括克服哈尔茨改革的负面影响、取消哈尔茨计划中的惩罚机制、解决儿童贫困问题、养老看护问题、照顾乡村贫苦人群、恢复偏远地区被取消的公交线路等等。为了获得右翼选民的好感,绿党甚至打出“爱国主义”牌,想重新赢回“国家”这个概念的话语,不再拒绝使用“故乡”这类词汇。

绿党在4月份开始的新党纲的讨论中,一直非常坚定的反基因技术的立场出现动摇,哈贝克表示,要重新定义绿党与现代科技的关系,生物技术、数字化和纳米技术都将成为新党纲要涉及的内容。为了实现最终执政的目标,绿党表现了很大的灵活性,但是在话语上又极力强调本党特色,彰显其所谓的“新激进”特色。

除了在树立新形象方面的努力,绿党同时也试图摒弃自己的旧刻板印象。

当地时间2017年2月9日,德国柏林,第67届柏林电影节,德国绿党副主席Claudia Roth亮相(@东方IC)

绿党领导人到各地调查和宣传的时候,不再提“素食日”,他们愿意边吃快餐店的热狗面包边和民众交谈,抑制好为人师的冲动,一改以前执着于健康、环保生活方式而满怀优越感和道德感的自负形象。但是在气候议题和能源转向方面,绿党更加坚定自己的绿色立场,目的是在联盟党和社民党承认气候目标贯彻失败的现实中,凸显自己的优势。

但是民调好也不一定就是真的好。回顾过去,绿党多次冠以“民调之王”,可是在实际选举中却一落千丈。绿党当前的风光是否将继续保持下去还无法定论。第一,两位党主席颇具亲和力、非常接地气的人设是否将一直保持下去无法知晓。他们口头上决心的变革只有真正落实,才会对选民产生长久切实的影响;第二,绿党在加分项很多的难民议题中将再次面临考验,在联邦参议院中即将关于大联盟加速遣返程序的法规表决中,绿党的人道主义立场是否能强硬下去也还需要观察。

作为当前巴伐利亚第二大党派,如何与基社盟合作,是保持纯正的绿色还是变成墨绿色?第三,社民党的危机是长久的还是暂时的,绿党能多大程度上争取到社民党的基本盘选民需要时间来证明;第四,一些老绿党人对绿党抛弃初心表示失望,转而投向左翼党新近发起的旨在吸引社民党、绿党和左翼党不满现政府社会政策的民众的“起立”运动,这一新兴的运动对中左到左翼政党的影响也有待观察。

10月份巴伐利亚和黑森州的选举对于绿党今后的发展而言非常重要,哈贝克称这两次选举将影响“绿党的整个历史”。真正的战斗也还在后面。2019年,绿党一向弱势的东部联邦州勃兰登堡、图林根和萨克森举行大选。绿党必须咬牙斗争才可能避免在梅-前州被踢出议会的命运。这是对绿党和两位党领导人的真正考验。

至此,不论绿党未来是否成为替代社民党的全民党,有一点可以肯定,绿党当前的繁荣体现了德国社会的异质化在不断加剧。这是难民危机后,德国社会发展值得注意的现象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