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弢:同观•德国|历史、现实、困境:德国拥核旧事为何当下重提?

发稿时间:2018-08-24浏览次数:31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陈弢

2018-08-24 14:22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的“同观·德国”专栏的第二十篇。近期,德国拥核的问题在西方舆论界引起热议。其实,德国拥核已非第一次被提出讨论了。1960年代,西方阵营就尝试过让德国通过参与多边核力量而在多边机制下获得核武的计划。这段历史对今日旧事重提的德国拥核有何参考价值?
7月29日,德国著名国际政治学者哈克(Christian Hacke)教授在德媒《世界报》上发文,指出在当前的国际政治局面下,德国应该发展和拥有核武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8月12日转载了该文)。文章一出,立即在大西洋两岸和全球舆论中产生了巨大影响。尽管目前德国社会对哈克的观点基本上持否定意见,但这一观点及其所产生的影响也说明德国拥核问题的巨大敏感性。他的文章引起了人们对于德国拥核的可能性及其影响的思考。
事实上,自联邦德国在1949年建立以来,有关是否或在何种方式上拥有核武器的争论曾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成为了德国乃至西方政界和社会探讨的主题。哈克文章中的很多观点,其实是冷战期间德国政治精英对核问题思考的继承和延续。1960年代的联邦德国试图加入的多边核力量计划,就是冷战期间有关德国政府是否应该拥核的最重要讨论之一。
1960年代初的德国拥核计划
1960年代是国际格局大分化和重组的年代。西方阵营内部,尤其是美国与其几个主要欧洲盟友间的矛盾层出不穷。联邦德国与美国在1950年代初十分紧密的关系,也逐渐转冷。联邦德国面临在来自苏联和民主德国的巨大安全威胁。联邦德国总理阿登纳在其执政后期,开始转向支持与西方联盟中独立性较强的法国发展关系。在这个背景下,由美国提出,以解决北约核武装问题的多边核力量(MLF)计划。多边核力量计划基本内容是建立拥有25艘舰只的军事力量,由来自美国、联邦德国、英国以及其它北约国家的人员操作,并且装备有200枚携带核弹头的导弹。这支核力量“由北约组织控制,15个成员国的集体决定管辖”。
由于该计划直接牵涉到德国问题、北约结构调整以及美苏核不扩散问题谈判等,成为了德美关系和大西洋同盟的重要事务。
1963年下半年,随着德美两国新领导人先后上任,德国通过参与多边核力量而在多边机制下获得核武的计划再次浮上水面。此时的联邦德国政界,无论是执政党联盟党内部还是反对党社民党,都支持以不同方式获取核武器。
1963年底出任总理的艾哈德认为,德国加入多边核力量计划既可以改善德美关系,也可以化解北约的内部矛盾。他对德法共享核武器的想法不抱热情,认为联邦德国的安全只能在与美国保持紧密联系的大西洋框架内才能获得。而以前总理阿登纳为代表的势力却认为,德国应该像英法那样独立发展和拥有核武器。若是开展双边合作,那也是和法国而非美国,因为“只要没有核武器,欧洲就没有主权”。甚至连作为在野党的社民党也公开表示支持多边核力量计划。他们认为联邦德国应该拥有在核事务上进行共同协商(Mitbestimmung)的权力,而多边核力量还可以对德国统一有所帮助。
另一边,美国政府内部, 尽管包括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在内的高层都认为多边核力量与美国的核不扩散战略相违背,他们也担心联邦德国拥核后可能出现的后果,因此明确反对。但约翰逊总统此时比较倾向于支持国务院的意见。国务卿腊斯克等国务院官员认为,联邦德国是欧洲安全的关键,因此需要在核武器上拥有发言权。多边核力量计划可以避免联邦德国单独发展核武器以及德法联合研制核武器的可能,他指出“放弃推动多边核力量会使德国和法国共同拥有核武器”。沃尔特·罗斯托甚至认为,如果多边核力量失败了,“(联邦德国)政权极有可能像1932年那样转向右翼”。
盟友反对,美国变计
艾哈德曾亲自对约翰逊表示,联邦德国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支持多边核力量计划。他还乐观地认为,在西方阵营内的英国、意大利、荷兰等国对德国加入多边核力量计划是积极的,而美国也可能在不顾法国等盟国反对的情况下,单独与联邦德国签署多边核力量协定。
然而,此后德国加入多边核力量计划的道路却逐渐越走越窄。首先是中国在1964年10月进行核试验直接加深了美国对核扩散的恐惧。约翰逊总统不仅下令专门成立了研究核扩散问题的极而帕特里克委员会,还对苏联外长葛罗米柯表示,美国并不希望向德国提供核技术。
同时,原先被德方视作可能支持联邦德国拥核的英国等西欧盟国也开始公开发出反对声。1965年10月上台的英国工党政府,出于限制联邦德国以及在欧洲推动缓和等原因,对德国以任何方式掌控核武器表示不满。首相威尔逊表示,“我们任何时候都毫无疑问地反对,任何使德国人直接或间接地染指核武器的提议。”威尔逊政府不仅要阻止法国和联邦德国间可能达成的任何欧洲核军备计划,还要阻止美国和联邦德国结成一种特殊的同盟关系。而对德国通过加强与美国关系而获取核武一直怀有疑虑的法国,此时也公开对美国政府表示,使德国加入多边核力量的计划会分裂整个大西洋同盟。就连联邦德国国内,多边核力量也遇到了极大阻力。11月11日,在阿登纳等人的推动下,联邦议院通过了推迟加入多边核力量计划的决议。
在西欧盟国持明确反对态度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决定不再推动联邦德国加入多边核力量计划。美国政治精英意识到,如果满足联邦德国的拥核需求,可能使整个西方联盟陷入分裂。这是美方不愿看到的。正如约翰逊总统所说,“一个国家不能推动所有人都反对的东西”,“如果这是在挑衅俄国人,使戴高乐怒火中烧,给斯巴克(曾任北约秘书长)一记耳光,如果我们要强迫英国人却又不能使德国人满意,而且还只能在参议院得到30张选票的话,那就让它见鬼去吧”。
最后,麦克纳马拉提出了作为替代方案的NPG(核计化小组)计划。联邦德国只是在1966年与美英等西方盟国一起成为了该机构的常任成员,对北约核政策进行协商和探讨,但却失去了在多边机制下拥有核武的可能。
德国拥核为何旧事重提?
1960年代联邦德国试图在多边机制下拥核的历史显示,西方盟友和德国社会对二战战败国德国以任何方式拥核的想法都难以接受。因为这涉及到了战后欧洲国际机制的基本构造和战后德国对其自身权力的认识问题。从1950年开始,联邦德国已成为了一个主要通过经济实力向世界展示其力量的国家,一个反对在任何程度上重新滑向军国主义的国家,以及一个和欧盟一起在国际事务中作为规范性力量的国家。这已经成为了欧洲、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共识。
然而,这样一种状态在近年来逐渐受到来自西方阵营和外部的巨大挑战。正如哈克教授在文章中所指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追求与拥有强大军事力量的极权主义国家发展关系,却抛弃那些没有用的盟友,忽视西方的价值观。同时,德国还被特朗普政府视作了敌人。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实际上自1949年以来第一次没有了美国的保护。而在德国政府看来,德国国家安全正面临日益艰巨的挑战。哈克等德国政治精英认为,德国目前的安全和防务战略显然难以应对这些挑战。德国目前的政治和社会制度使得德国安全战略陷入了困境。
在今天的德国,由于义务兵役制被取消,缺少兵员的联邦国防军只有征招外籍士兵。很多德国军人甚至更喜欢身着平民服装出行。而据7月份的一个调查显示,只有15%的德国人支持默克尔到2024年为止将军费预算提升到德国国内生产总值1.5%的计划。还有36%的德国人甚至认为,现有的军费就已经过高了。由于防卫系统技术和稀少的导弹库存量问题,德国空军的124架台风战机中,实际上只有4架能够真正派出执行任务。德国海军和陆军也有类似问题。
哈克认为这种状况是“由于政治正确、缺乏公民勇气和缺乏军事战略考虑”所导致的。德国不仅对北约防务贡献甚少,目前德国的国防军也难以承担起保护国家的重任。他猛烈抨击了德国政府当下的防务战略,认为德国政府不了解世界政治的现实,试图通过“掩耳盗铃”来获得安全。他认为,德国社会充满了认为和平是世界政治中的理所当然的人。同时,英法等欧洲盟友又不愿意与德国共享核武器。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道路就是德国单独发展核武从而保护自己。
但德国政治精英也深知,由于德国单独拥核涉及到挑战战后欧洲和国际既成现实和规则问题,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颠覆,其实是很难真正实现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要求德国拥有核武的呼声,更多地是体现了德国政治精英对特朗普政府的不满,以及在今天的国际局势下,对德国防务、安全和国家未来走向的思考。对现在的德国来说,提升军费和加强常规军事力量,是相对现实的选择。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