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宙明:同观·德国|制裁“北溪2”点燃美俄能源战,欧洲甘当战场?

发稿时间:2019-12-30浏览次数:49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5358247?from=timeline


【编者按】

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的“同观·德国”专栏的第36篇。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法案制裁德俄“北溪2”天然气管道工程,德国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罗尔夫·明策尼希愤怒地表示在特朗普眼里,德国和欧盟只不过是“有进贡义务的附庸国”。美国制裁“北溪2”背后是美俄欧三方之间的利益纠葛与地缘博弈。

凛凛严冬,辞旧迎新之际,欧洲收获一份制裁大礼:《保护欧洲能源安全法案》12月20日经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后正式生效,强行喊停竣工在望的“北溪2”项目。“北溪2”是一条海底输气管道,取道波罗的海,把俄罗斯天然气输送至德国,再转运到西欧其他国家。管道总长度为2400公里,目前已经铺设完成了2100公里,还有约300公里,按每天3公里左右的工程进度,明年初整条管道就可以投入运行。
这次的制裁采用了釜底抽薪之法,矛头直指施工方。美国方面威胁说,法案生效之后,哪怕再开工一天,施工方都可能在法律和经济上遭受“毁灭性打击”,员工将禁入美国,公司在美财产将被冻结,船只也将不允许进入美国领海。“北溪2”目前的施工方是瑞士公司Allseas,面对可能蒙受上百亿损失,该公司不得不低头,在法案签署次日即发布声明,马上停工。
美国表示这么做是在帮助欧洲,是为了保障欧洲的能源安全,防止欧洲尤其是德国对俄罗斯产生依赖。对于这一制裁,俄罗斯的态度自不用提,德国也反应激烈。早在法案签署之前,德国总理默克尔已表示,德国反对美方域外制裁,也不会因此撤销“北溪2”项目。法案生效次日,德国政府即发表声明称对美国的决定感到遗憾,德国副总理兼财长奥拉夫·朔尔茨指责这是美国对德国和欧洲内部事务的严重干涉和对主权的严重侵犯,完全不像一个盟友能做出的事;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罗尔夫·明策尼希更是表达了深深的失望和愤慨:“欧盟和德国在特朗普眼里显然不是结盟的伙伴,而是有进贡义务的附庸国。”
经济账与政治考量
罗尔夫所说的“进贡义务”直指美国的制裁是牺牲盟友博取自身经济利益,说白了,就是要挤走俄罗斯,向欧洲强卖美国的天然气。本世纪初以来,随着压裂技术的不断进步,美国迎来了“页岩气革命”,天然气产量大幅提高,2010年左右超越俄罗斯成为世界头号天然气生产国,并由天然气进口国一举成为出口国。但美国天然气进入欧洲市场需要液化与船运,无论从成本上,还是从安全方便角度,都无法与直接用管道输送的俄罗斯天然气竞争。发起此项制裁的两名美国参议员背后都有深厚的油气利益背景,他们瞄准的不仅仅是“北溪2”受阻造成的欧洲天然气供应缺口,而是整个欧洲天然气市场。
俄罗斯是世界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欧洲是其主要市场。俄罗斯从位于西伯利亚和俄罗斯北部的气田向欧洲输送天然气已有50多年的历史,2018年俄罗斯向欧洲和土耳其输送天然气超过2000亿立方米。欧盟进口的天然气中有44%来自俄罗斯,其中43%来自俄罗斯管道天然气。
“北溪2”项目对于俄罗斯天然气出口有两方面的好处。一方面新的管道能将对欧洲的年出口能力提高550亿立方米,更重要的是,“北溪2”取道海底,从俄罗斯直通德国,绕过了陆路管道,尤其是乌克兰基辅的重要节点,可以让俄罗斯省下巨额的买路钱。
当然,这同时也就意味着乌克兰、波兰等传统转运国会失去一大笔收入。作为俄气输欧最重要的转运国,乌克兰每年过境的天然气超过千亿立方米,收取的过境费高达20亿美元,海底管道的开通对该国绝非好事。美国对“北溪2”的制裁,已经使乌克兰尝到了甜头。制裁法案签署前夕,新一轮俄罗斯、欧盟和乌克兰三方天然气问题谈判达成原则性协议,由俄罗斯恢复向乌克兰输送天然气。虽然协议缩水,但乌克兰至少在未来五年中得以保住转运国地位。
对于德国来说,天然气供应安全关乎国家经济命脉。作为能源转型、气候保护的急先锋,德国政府计划在2022年将关闭所有的核电厂,2038年前逐步停运煤电厂。弃核弃煤带来的缺口仅靠可再生能源无法满足,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是重要补充,需求还将进一步扩大。然而德国又是一个油气资源短缺的国家,天然气长期依赖进口。来自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价格低廉、供应有保障,是德国与欧洲诸国进口天然气的不二之选。在天然气进口上弃俄就美,必将大幅提高德国的能源成本,影响德国能源结构,不仅阻碍德国与欧洲气候保护目标的实现,也会对德国经济竞争力产生负面影响。
摆不平的经济账背后,则是俄、美及欧洲各国的政治考量。首先必须要指出的是,这次制裁并非特朗普的心血来潮、一意孤行。对“北溪2”项目的反对自奥巴马时代就已开始,而且美国各政党对此罕见地持一致意见。俄欧联手是美国最不愿意见到的局面,将俄罗斯的影响力挤出欧洲一直是冷战后美国的重要战略目标。美国最担心的不只是失去欧洲市场,而是欧洲对俄罗斯能源产生依赖,从而影响到美国在欧洲的重要地位。美国的利益是和欧洲绑在一起的,没有欧洲的支持美国在很多领域都难以成事,甚至可以说,欧洲更加自主和独立并非美国所乐见,更不用说欧洲对俄罗斯产生依赖了。
对于俄罗斯来说,“北溪”的建设不仅仅意味着增加天然气出口量和省下过路费。绕过乌克兰等国更重要的是地缘政治考量。有了海底管道,俄罗斯可以直接向德国和西欧其他天然气买家输气,不用再看途经各国的脸色,甚至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切断现有的陆路管道,而不必担心出现令自己和西欧都蒙受巨大损失的“断气”事件。这使得途经各国重要性降低,俄罗斯则可在地缘政治上扩大主动权。可以想见,乌克兰今后日子会更难过。
左右为难的欧洲与“北溪2”的前景
作为跨大西洋联盟小伙伴的欧洲,在俄美博弈中左右为难。面对美国的“好意”,其实欧洲也并非全不领情。与德国相比,欧盟对此事反应相对谨慎,仅表示“原则上不同意对正常进行经营活动的欧盟企业进行制裁”,并称欧盟一直在致力于使“北溪2”的运作更为透明和公平。正如美国驻德大使理查德·格雷纳尔所说,“北溪2”项目本身在欧洲也有争议,自2005年决定建设北溪复线以来,波兰等欧盟东部成员国和巴尔干国家的反对声音从来没有停过。
但欧洲有欧洲的苦衷。欧洲并非不知道能源供应多样性的重要,也一致在努力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五年前克里米亚危机之时,欧盟曾一致提出未来要注重在欧洲内部解决能源问题,不和俄罗斯做生意。但利益考量之下,德国最终仍走上了与俄罗斯合作的道路。此次欧洲成了俄美“能源战”的战场,欧盟真正想要的却是,在天然气进口问题上既不对俄罗斯、也不对美国依赖太深。
德国外长马斯说,“欧洲的能源政策将由欧洲来决定,而不是美国”。美国粗暴强硬、超越领土范围的长臂制裁令欧洲觉得很受伤,也给本已风雨飘摇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带来了进一步损害。欧洲包括德国越来越感到自身的一些核心利益并没有得到美国重视,从而更加谋求自主和独立。尤其在如何面对俄罗斯的问题上,美国和欧洲存在不同利益,俄罗斯对欧洲利益的牵动,比美俄之间要大得多。欧洲并不想成为美俄博弈中美国的工具,而是要把自主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回到“北溪2”项目,美国的制裁并不意味着真能让该项目功亏一篑,短期也并不能对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造成实质性的影响。俄乌欧三方协议签署后俄罗斯已经恢复向乌克兰供气,未来五年可维持现状。同时俄罗斯并不理睬美国的制裁,也正在积极寻求替代施工方案,“北溪2”工程虽然有所延迟,假以时日终将建成。
但长期来看,欧洲在能源问题上继续面临严峻挑战。欧洲天然气的巨大缺口是客观存在的,美俄“能源战”既然已经开启,欧洲避无可避,“北溪2”只是一个开始。面对能源安全和气候保护的压力,有志之士呼吁欧洲团结起来,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但从“北溪2”事件中也能看到,欧洲内部存在严重的利益分歧,团结恐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