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云珍:“荷兰版特朗普”议会选举遭阻击,轻言欧洲民粹主义式微尚早

发稿时间:2017-03-17浏览次数:87

3月16日,荷兰议会下院选举落下帷幕。执政的人民自由民主党获得胜利,在议会中获得31个席位,之前在大选中一直备受瞩目的自由党获得19个席位。在经历了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3月举行的荷兰下议院大选被视作欧洲右翼民粹主义力量的晴雨表,也成为法、德两国大选的风向标。从选举结果来看,民粹主义受阻,但民粹主义真得就离开了么?

“建制派的受害者”威尔德斯
国际媒体都将荷兰自由党党魁威尔德斯比作“荷兰版特朗普”。威尔德斯最初是中右翼的人民自由党成员,因其出位的言论,被开除出党。他于2004年离开人民自由党,组建了现在的自由党。因其极端的反穆斯林言论而受到死亡威胁,并被警察保护长达12年。
2011年,他因煽动歧视而被指控,在审判中最后被认定为无罪。2016年,他因领导反对“少数摩洛哥”人,导致被诉讼。虽然没有被判刑,对大多数政治家来说,刑事诉讼是一场个人灾难,但对于威尔德斯来说,恰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表明他是建制派的受害者。
威尔德斯视自己为替人民发声,他的最有力的竞选工具是twitter,他有近80万的追随者,支持者更是视他为英雄。
与其他政党不同,自由党的竞选纲领简单明了到一页纸就足够看完(而民主66党展示了它们的竞选纲领,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和预算长达242页)。自由党要求关闭清真寺,禁止《古兰经》,关闭所有的避难中心,取而代之的是政府应对风力发电、艺术与发展进行援助。此外,他们还会把退休年龄提前到60岁。威尔德斯甚至承诺,如果他胜选组阁,他将带领荷兰脱离欧盟。
谁在支持自由党?
荷兰弗列佛兰省的阿尔梅勒市,是比海平面低9米的一个地方。历史上,这个城市是社会民主党的源头。到了1990年代,社会民主党关注于削减社会福利制度,就像德国社民党那样,这使得社民党在选民中不受欢迎。他们总是穿着合体的西装,做着完美的演讲,可是人们为什么要相信他们呢?此次大选民调显示社会民主党的支持率不到10%。
在阿尔梅勒,传统的政党忠诚衰落了,工会成员转入到更加激进的左翼社会党中,而工人们则转向支持威尔德斯。许多年轻的摩洛哥后代也不像父辈那样支持社会民主党了。大量的第二代移民也表达了对威尔德斯立场的同情。怀旧的情绪成为了一种政治。
社会学家Koen Damhuis花费数月采访了那些支持自由党的人,写下了他的新著《通往威尔德斯之路》。自由党的支持者认为,“在荷兰,社会顶层是政治精英,他们帮助下层阶级:移民和那些发展中国家的人。但他们自己(自由党的支持者)被夹在中间,需要为所有的事情买单。他们感觉自己被社会精英和社会底层同时利用了。”而这种观点,正是威尔德斯告诉他们的。
民粹主义与“疑欧主义”浪潮
荷兰实行的是直接代表制,不断加剧的选民分裂意味着在选举结束之时,也是谈判组阁政府艰难进程的开始。2017年登记的政党数目创下纪录,选民可以选举企业家党,50+党,非选民党,少数民族党等。联合组阁一直是荷兰的传统,多数时间需由两到三个政党进行组阁。
威尔德斯所宣扬的反移民、反伊斯兰、反欧盟的主张,已经渗透到荷兰整个政治氛围中。执政的人民自由党领袖,现任首相马克·吕特曾发表对选民的公开信,希望移民能尊重荷兰的价值观和习俗,“如果你真的讨厌我们的国家,我希望你能离开”。
保守的基督教民主党也认为如果移民不愿意融合,那就需要被取消移民资格。养老金政党主张对边界增加控制,对于外国人的政策要再严厉些。目前,该党没有公开表态不与自由党合作。在传统左翼政党社会民主党衰退之际,荷兰政坛已悄然向右转了。
参选的主要政党在大选前明确表态,不会与威尔德斯领导的自由党进行合作。但即使这样,自由党所带来的影响,也不容小觑。作为大选中得票率居于第二位的政党,如果威尔德斯被排斥组阁,他将重回反对立场。以一种新的叙述方式,对现存体制进行诟病与指责。
威尔德斯在议会中最得心应手的一个工具是发起“不信任动议”。这会引起内阁辞职,重新组阁。不信任动议往往是被政治家谨慎使用的,但在过去几年里,自由党使用它的次数比其他政党合起来使用的次数还要多。
荷兰素以文化多样性、包容且经济繁荣著称于世。作为欧盟创始成员国,一直以来荷兰都是欧洲贸易的重要枢纽,比英国对欧盟输出更多。过去的两年,荷兰经济增加了2个百分点,失业率稳步下降。中右翼政党领导的政府能够偿还国家的债务。相比其他欧洲大陆国家,荷兰在各方面做得更好一些。
尽管自由党败给人民自由民主党,但它在此次选举中获得19个议席,一举成为荷兰第二大党,借此次选举所掀起的“疑欧主义”、民粹主义浪潮,所带来的社会分裂,短时间内在荷兰不会消失。
而整个欧洲“疑欧主义”上扬、民粹主义色彩凸显,给欧洲政治生态带来深刻变化的同时,也使得欧洲一体化的未来前景带来了不确定性。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