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春春: 欧盟双驾马车轮番上阵劝不动特朗普,大西洋两岸风暴将临

发稿时间:2018-05-03浏览次数:13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102855?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就在过去的这一周,马克龙、默克尔,欧盟的这两驾马车轮流上阵,希望在华盛顿为跨大西洋关系、世界贸易和世界和平等议题讨得积极的信号。然而欧洲人本来就未抱太大希望的盘算恐怕要落空。

马克龙、默克尔轮番上阵
特朗普不可谓不给欧洲人面子,法国总统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15个月以来以国事访问规格接待的第一位外国领导人。特朗普也颇懂得“象征政治”的重要性,甚至和马克龙还表演了私人的亲密秀:特朗普亲手为马克龙拂去肩头的头皮屑,据说去年底还给马克龙寄去了有关两人关系的剪报,附上了手写的“这是真的,埃马努埃尔(注:马克龙的名字),我爱你!”字样。
然而,这两位均以传统秩序挑战者身份登上总统位置的政治家能够为世界政治所贡献的恐怕也仅限于这些花边画面和新闻。紧随着这些画面之后的,是马克龙在美国国会发表的演讲中把特朗普的关键政策全部批评了一遍,无论是在贸易政策、气候政策还是在伊朗核协议方面,欧美目前对于世界格局的理解、乃至价值观的分歧处处可见。在结束正式访问后,马克龙向媒体透露,他相信特朗普将退出伊朗核协议。因此,法国总统的华盛顿之行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成果。
4月27日,默克尔第二次登门拜访特朗普,这是一次工作访问。德美两国媒体对这次访问做出了最低限度的期待:至少特朗普不会像去年两人首次见面时有意无意间拒绝和默克尔握手吧?至少特朗普不会再因为德国的高额贸易顺差而直接称德国人“坏,非常坏”吧?德国代表团显然也是带着“底线期待”前往华盛顿的,因为眼前的日程压力与特朗普近期的态度不容人乐观:5月1日,特朗普政府将决定是否延长对来自欧盟国家的钢铝实施关税豁免,欧美真将迎来贸易战吗?5月12日,特朗普设下的对伊朗的制裁豁免延长期限将至,他真将宣布美国退出当年由德国大力参与斡旋的伊朗核协议、让中东政局再次陷入不可知的动荡吗?
性格带有典型北德意志内敛、冷淡和距离感的默克尔被认为与特朗普天然地不属于同一类人,不过默克尔为这次会面也颇花了一番心思:她带来了一幅1705年的莱茵兰-普法尔茨地区的铜蚀地图作为私人礼物,因为特朗普的祖上来自于这个地区。关于美国总统的德意志血缘的闲聊是否能够拉近两人的距离?虽然特朗普也努力做出和谐的样子,不时称赞“安吉拉”(注:默克尔的名字)做得“棒”,但是我们也看到,一场二十分钟的会谈、共同进餐、共同参加记者招待会——其中特朗普就美国内政自说自话长达七分钟——之后,默克尔从特朗普那里得到的最明确答复就是“我们走着看吧”。这意味着双方的在有争议的议题方面达成的协议为:0。
对于德国政府和舆论而言,这个局面虽在意料之中,但无疑也令人沮丧。大家不无意外地发现,一向以情绪化、选择性接受事实和“后真相”著称的特朗普如今异常坚守自己的立场,其中主要涉及以下三个方面。
欧美能否避免贸易战?
希望不是没有,但是渺茫。至少迄今为止特朗普没有就继续延长欧盟钢铝的关税豁免作出哪怕是模棱两可的表态。在特朗普的世界里,全世界都通过自由贸易——尤其是WTO框架下的自由贸易——“不公平地”对待美国,所以美国不再需要多边的贸易协议约束自已、让利于人,而应该回到双边贸易协定的老路。在这个话题上,德国实际没有任何能够让特朗普回心转意的新牌可打。
虽然默克尔表示能够理解特朗普关于美国贸易赤字的立场,但是也指出德国在美国有大量的直接投资——这种观点估计很难被习惯于计算直观得失的特朗普所理解和接受。也许,欧洲人不久就要以牙还牙,美国人必须要为向欧洲市场出口波本威士忌、哈雷-戴维森摩托车和正宗的列维牛仔裤而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关税。
耐人寻味的是,无论是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还是马克龙,以及默克尔,都在面对欧美贸易争端表态时强调“我们也希望有公平的贸易”。这是提醒特朗普应该遵守自己参与制定的贸易规则。德国、欧洲对于所谓基于规则的自由贸易的坚持,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路线之间,在特朗普所剩的三年任期内定会发生更多的冲突。
美国会退出伊朗核协议吗?
非常有可能。特朗普基本否认前任奥巴马所参与的一切政治、经济多边协议,伊朗核协议在他看来就是与德黑兰“嗜血政权”的媾和。伊朗核问题六国——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加德国——与伊朗在2015年就后者核开发利用问题达成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伊朗以履行协议换取国际社会撤销制裁,该地区的安全局势也随之缓和。然而特朗普声称伊核协议既“可笑”又“愚蠢”,坚持要以增添附件协议的形式防止德黑兰获得制造核弹的能力。为此,美国不惜以重启制裁作为威胁,核协议岌岌可危。
为了避免刺激伊朗——叙利亚内战和难民问题、也门内战、巴以冲突等问题的解决都不能离开伊朗——从而引发更多欧洲门前的国际争端,同时又为了挽救维持现有局面的核协议,法国和德国竭尽所能在美国和伊朗之间寻求平衡。马克龙和默克尔在基本肯定伊朗核协议的同时,尽量朝特朗普的要求方向统一口径,即承认协议并非“完美”,同时警告抛弃该协议可能会带来的灾难性风险。马克龙在访问结束后附议美国,同意为对伊核协议增添内容而重新谈判,比如短期内排除伊朗的核活动,长期也应该约束伊朗非核的导弹项目等。这一态度遭到伊朗的强烈反弹,称不排除重启受约束的核项目。默克尔和特朗普在记者招待会上也坦率承认双方未能就这一问题消除意见的分歧。
德国的国防开支能令美国人满意吗?
几乎不可能。特朗普就职后直观的经济账包括了对美国不公平的军费开支。在他看来,北约各成员国出资不对称,不少欧洲盟友把安全防务的负担留给了美国,省下了应该自己负担的军费,这就是赤裸裸地占美国的便宜。这其中,他对于欧盟第一经济强国——德国——的国防支出长期低迷公开表达不满。
按照不具约束力的愿景,德国的国防支出应该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2%。虽然德国政府努力提高预算,比如在新任财政部长朔尔茨(Olaf Scholz)计划于下周三公布的2018财政预算案中,德国的国防预算将从眼下的390亿欧元逐步增长到2021年的440亿欧元,但是其所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可能还会不升反降,几乎不会超过1.3%。美国新任国务卿蓬佩奥4月27日刚上任就飞往布鲁塞尔参加北约国家外长会议,最重要的议题:北约首先必须解决内部“不公平”的财政分配问题。据一位美国外交官透露,美国人在行前仔细地研究了德国提供给北约的数字。在会上,蓬佩奥用一个明明白白的“没有”回答了德国有没有采取足够措施以达到国防开支目标的问题。
德国在一波三折组建“大联合”政府之后,社会民主党执掌财政部,国防预算方面很难有大幅提升的空间。短期内增加军事支出,在德国缺乏内政基础和社会共识。虽然默克尔总理在会谈后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会努力增加国防支出,但是德美在这个问题上目标差距之大,使得化解矛盾成为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也许,马克龙外交顾问一番自我打气的话多多少少反映了欧洲人面对特朗普时的无奈:“我们无法改变特朗普的信念和获胜的竞选纲领,但是我们可以和他一起努力,以便他调整自己的决定;或者我们至少共同努力,以减弱他的决定造成的后果——比如在气候变化方面。”特朗普对于既往规则的蔑视,以及特朗普政府成员的高度流动性带来的政策不确定性,令这一点也陷入不可知。大西洋两岸,看来要为即将到来的风波、乃至风暴做好准备。
(作者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