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春春:“黑天鹅”突袭,德国向何处去?

发稿时间:2017-11-24浏览次数:13

http://mp.weixin.qq.com/s/GBCvJA3w9krTOvgaRvhNAw

  

  

持续一个月的德国三党(联盟党、自由民主党和绿党)组阁“试探性谈判”11月19日晚宣告破裂。“试探性谈判”未能转入正式谈判,显示德国新一届政府组阁的困难比预想的还要大。德国《明镜》周刊称,谈判失败是“默克尔的一次灾难”,对一直风平浪静的德国政坛的冲击犹如“脱欧”对英国的影响。

“黑天鹅”振翅,前路不明,德国联邦政治陷入“长考”。眼下的焦点是:站在十字路口的德国政坛人物将作何选择,欧盟“引擎”将走向一个怎样的未来?

“谈崩”背后

德国联邦政治的“牙买加”联盟试验——这一称呼来源于三党的标志性颜色黑(联盟党)、黄(自民党)、绿(绿党)与牙买加的国旗色组合相同——尚未开始即宣告结束,德国联邦政治出现了史上罕见的不确定性,“黑天鹅”还是振翅而飞了。

事出有因。9月24日结束的第19届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产生了“全民党”(社会民主党)式微等德国政坛多年未见的现象,而且由于复杂的选举规则产生的历史最大规模的联邦议院(709席)迎来了6个议会党团,这也是德国政坛在开国总理阿登纳之后60余年所未见的多党派格局,为新政府的组成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根据德国联邦选举计票机构公布的2017年德国联邦议院选举最终结果,“牙买加”组合成为组建多数派政府的唯一现实性选择。然而这种别无选择的“拉郎配”局面并不是理想组合,因为这三个政党从政治光谱上涵盖了从右至左的保守主义、自由主义、绿色政治和左倾自由主义,政纲之间分歧重重。执政基础和权威受到大选结果削弱的默克尔显然未能在三党间做到“左右逢源”。

从过去4周“试探性谈判”过程中传出的零星信息来看,三党化解最核心的政纲冲突仿佛指日可待,代表了其中政治光谱左右两极的绿党和基督教社会联盟党并没有成为“试探性谈判”的障碍,绿党尤其体现出了令人惊讶的妥协态度和强烈的执政愿望,甚至愿意在诸多议题上接受弱化的立场,比如绿党放弃了2030年停用燃油发动机的主张,基督教社会联盟党称三党达成意见一致“触手可及”。

德国民众和观察家没有料到,与联盟党有着长期联合执政历史的自民党却无法接受“不负责任的”、在他们看来是“丧失原则的”妥协。

自民党主席团成员、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党主席福尔克·威兴以“教育政策没有共识、财政政策没有共识、移民政策没有共识,几乎所有的核心重大议题都没有结果”总结了三党的联合执政“试探性谈判”。

自民党副主席沃尔夫冈·库比奇称,“超过120项议题”未取得一致意见,三党之间甚至没有形成“稳定的信任基础”。

绿党为此指责自民党将政党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这也许不无道理。自民党党首林德纳显然担心自民党一旦放弃核心诉求将面临“面目不清”从而被选民抛弃的风险。自民党上一次大选未能进入联邦议院的惨痛经历,对很多人来说仍记忆犹新。

但有分析人士指出,从民主政治和政党政治的基本原则角度,自民党的选择无可指责。选民选择自民党首先是因为它的政纲,如果自民党在当选后抛弃竞选时的政纲,那么政治岂不成了一场彻底的自欺欺人的权力游戏?

下一步怎么走

不管谁对谁错,“黑天鹅”已然振翅,眼下的焦点是:下一步该怎么走?默克尔会不会面对赢得大选却输掉个人政治前途的局面?大选结束时理论上存在的另外两种选项重新摆上桌面。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也已在20日呼吁各政党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宣布将与各党领袖就组成政府进行谈话。

第一种可能选项是少数派政府。

在无法组成多数派政府的条件下,由政纲接近的政党组成少数派政府也存在理论的可能性,比如“联盟党+自民党”(326席)、“联盟党+绿党”(313席)、“社民党+绿党+自民党”(300席)、“社民党+左翼党+绿党”(289席)等组合。

少数派政府会使议院和议员的作用得以凸显,然而其每一次政策的出台都要经过议会多数的批准,也即每一次都要与反对党重新谈判,其执政之艰难在德国史上已有先例,历史经验并不看好少数派政府。

如果默克尔想十拿九稳地留任联邦总理,那么少数派政府不失为一种选项,而且按照此次“试探性谈判”的经验,联盟党和绿党之间并不是没有组成少数派政府的可能性。但是,默克尔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对这一选项表示“十分怀疑”,她更倾向于稳定和可预期的执政基础。

此外,按照德国《基本法》第63条,联邦总统有权向联邦议院提名总理候选人,如果该候选人在两轮投票后仍未获得多数选票,总统既可以解散议院重新举行大选,也可以责成该候选人组成少数派政府。

第二种可能选项是大联合政府,即“联盟党+社会民主党”。

大联合政府在过去4年的执政结果也许不温不火,难民政策更是让很多保守倾向的中间选民倒向右翼民粹势力,但是德国经济在欧盟范围内一枝独秀,各项指标均处于数十年来,至少是统一以来的最好水平。所以从理论上说,大联合政府还是获得了多数选民的信任,似可继续执政。

然而,这种对默克尔而言可能是最驾轻就熟的联合执政选项在大选结果揭晓的第一时间就烟消云散:社民党主席马丁·舒尔茨宣布,社民党拒绝继续加入大联合政府,而选择反对党的角色。

在“牙买加”组合“试探性谈判”破裂后,无论是联盟党还是绿党,甚至是自民党,都把组成稳定的多数派政府的责任推到社民党身上,希望社民党改变自己不参与执政的决定。但是,舒尔茨在20日重申了该决定,表示支持重新举行大选。

默克尔也倾向重新举行大选,而且已宣布再度为联盟党角逐总理一职。德国电视一台的民调表明,德国民众多数支持重新选举。

然而,重新选举就能解决问题吗?各政党的支持率在9月份大选以来鲜有变化,如果重新大选延续这一局面,那就只能寄望于德国政治家的智慧了。另外,如果重新大选,解散议会等步骤也必须符合法定程序。

多种因素表明,德国的联邦政治未来数月将陷入“长考”,诸多国内乃至欧洲议题可能被迫延迟或搁置。

这种悬而未决的局面对于高度发达的德国社会和经济运转可能没有太大影响,但是对于危机重重而又亟待深化改革的欧盟来说,无疑是“一个坏消息”(荷兰外长语)、“一个非常、非常困难的局面”(奥地利财政部长语)。

而满怀抱负、企图“重塑欧洲”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更是希望法国在欧洲最重要的伙伴德国能保持“强大而稳定”,这是德国之福,也是欧洲之福。

(作者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