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春荣:右翼民粹政党崛起为议会第三大党,德国大选结果令人忧虑欧盟未来

发稿时间:2017-09-28浏览次数:14

http://wenhui.whb.cn/zhuzhan/redian/20170928/63262.html?from=timeline

  

  

2017年被认为是决定欧盟命运之年。右翼民粹政党在荷兰和法国大选中折戟,没有飞出“黑天鹅”,尤其是鉴于主打欧洲牌的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人们对重振“德法轴心”并对欧盟的未来重拾信心。因为人们知道,虽然德国大选尚待举行,但是,右翼民粹政党不可能在有着反思精神和对极右势力高度警惕的德国掀起大波澜。然而,当德国大选在24日尘埃落定,默克尔如普遍预期的那样有望开启第四个总理任期后,人们对欧盟的未来发展反又多添了一份忧虑。那么,此番德国大选对欧盟未来的发展具有哪些方面的影响呢?

默克尔在党内和国内均受掣肘

从大选结果来看,两大执政党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不如人意,而几个小党普遍崛起,尤其是德国选择党异军突起,不仅如期越过了5%的门槛,使得德国联邦议院首次有右翼民粹政党占位,而且取得了12.6%的得票率,成为议会内的第三大党。眼见德国这样一个稳健和反思型国家无法对右翼民粹政党的侵袭“免疫”,无疑会再次鼓舞欧盟其他国家的右翼民粹势力,从而为欧盟未来的不确定前景平添一层阴影。

不仅德国选择党将来会在联邦议院里毒化有关德国欧洲政策的讨论,使得各党无法在欧洲政策上达成共识,而且也必须看到,默克尔新政府自身的行动能力也将受到限制。在此次大选中,基民盟/基社盟的得票率遭遇滑铁卢,是默克尔执政以来最低水平,这不仅对默克尔在党内的权威有所削弱,也会影响新政府在欧洲政策上的施政能力。由于选择党通过疑欧乃至反欧言论以及排外的立场赢得了诸多选民的支持,由此,默克尔新政府在推行欧洲政策上势必有所顾忌,必须更多顾及本国利益,以免被选择党抓住默克尔牺牲本国利益、不优先考虑本国百姓关切的口舌。随着默克尔在党内和国内受到更多掣肘,她在欧盟层面的领导力和可信度无疑也会打上折扣。

欧元区改革计划面临挑战

另一方面,从德国大选后的组阁形势看,鉴于社民党在创得票率新低背景下宣布不再组成大联合政府,由此,理论上只剩下基民盟/基社盟和自民党、绿党组成黑黄绿联盟(所谓的“牙买加政府”)的可能性。

马克龙上台后提出了重振欧盟的宏伟计划,默克尔出于支持马克龙的国内改革并重振“德法轴心”的考虑,对马克龙的建议持开放态度,而德国社民党及其候选人舒尔茨更是积极响应。马克龙原本希望,德国选后能延续原有的大联合政府,甚至希望社民党在联合政府内的地位有所上升,以有利于他改革欧盟的计划。但最终的结果令他始料不及。目前,德国很可能组成的黑黄绿联盟对于欧盟未来的发展具有不同寻常的影响,这反映在欧盟在欧元区、共同防务和难民等议题的未来走向上。

欧元区改革是马克龙的核心诉求,他提出了要设立欧元区独立预算、欧元区议会和欧元区财政部长的建议。对于默克尔而言,只要不是谋求各国债务在欧盟内的共同体化,其他选项都可以进行开放式交流。基民盟/基社盟在其竞选纲领中也表示,愿意通过设立欧元区专门的货币基金,以携手法国共同推进欧元区的改革。然而,自民党特别强调欧盟条约中的非纾困条款,强调每个国家应对自己的债务负责,甚至要求欧洲稳定机制(ESM)逐步缩小规模乃至废除,还要求引入欧元区国家的有序清算程序。据此,自民党反对马克龙为欧元区设立专门预算的建议,至多同意从欧盟预算中拨出一笔经费用于欧元区国家的结构改革。因此,随着自民党的入阁,马克龙改革欧元区的计划面临巨大挑战。

德国或在难民问题上更强硬

欧盟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是欧盟在过去一年多里取得比较显著进展的领域,值得一提的有欧洲防务基金的设立。在继续推进欧盟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方面,基民盟/基社盟在竞选纲领中写入了建立一个欧洲防务联盟的目标,自民党在其竞选纲领中也提出了同样的目标,甚至还明确写入了建立一支欧洲军队的目标。绿党虽然反对将德国的国防支出提高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但也对扩建欧盟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持积极态度。事实上,欧盟27国在内外安全形势严峻的背景下,总体都有进一步推进欧盟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建设的意愿。然而,欧盟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的推进主要的阻力会来自于中东欧国家,它们不希望因此使北约的作用被削弱,而且也担心其他国家在这个领域推行“多速欧洲”,而使自己被边缘化。

在加强欧盟外部边境管控上,黑黄绿联盟各党有着共同的诉求。马克龙提出设立欧洲申请避难局对难民身份进行审核,以及逐步建立一支欧洲边境警察队伍加强欧洲边境检查并遣返非法移民,这些建议有望得到德国新政府的积极回应。但是在难民危机的应对上,黑黄绿联盟各党则立场各异。基社盟以及自民党会要求默克尔收紧乃至彻底改变其难民政策,这会遭到默克尔以及绿党的反对。但是,在欧盟内难民的公平分配上,黑黄绿联盟可能会表现得更为强硬。默克尔在上个任期没能在欧盟内落实难民的分配机制,甚至于匈牙利拒绝接受欧洲法院做出的有关难民分配的裁决,默克尔对此已经表示,匈牙利政府的决定是“不可接受的”。对此,在其竞选纲领中,自民党要求那些拒绝承担难民分担义务的国家必须向一个基金缴费,这一基金用于扶持那些协助难民危机应对的、欧盟以外的接纳国和边境国。可以想见,随着德国黑黄绿联盟的组建,德国在难民分摊问题上会表现出更强硬的立场,毕竟这样也有助于这些主流政党从德国选择党那里赢回一些选民。

(作者系同济大学教授、德国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