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婧:德国大选,民调究竟准不准?

发稿时间:2017-09-29浏览次数:14

http://web.shobserver.com/wx/detail.do?id=65867&time=1505993791210&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1

  

  

距离德国大选只剩下几天了,近日(9月18日)由德国英萨研究所(INSA)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现任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CDU/CSU)支持率稳定在36%,而其主要竞争对手社会民主党(SPD)获得的支持率则仅为22%。

民调的意义何在?

德国大选民调预测拥有较长的历史传统,从1949年起就有不同的民意调查机构就民众对各政党的支持率进行长期跟踪。这些机构普遍进行的都是所谓的“周日调查”(Sonntagsfrage),即询问被调查者:“如果下周日举行联邦议院选举,您会选择下列政党中的哪一个?”其中涉及的政党则根据联邦州层面、联邦层面甚至欧洲层面有所区分。“周日调查”主要通过面对面的采访或电话访谈进行,有些机构近些年也引入了网络调查法。

尽管德国各大民调机构从未宣称他们所做的“周日调查”是对德国大选的预测,并坚持这些调查结果只反映某个时间点的政治气氛,但政党和选民依旧努力从中找到德国大选结果的线索,还有人认为民调对大选的结果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民调也曾出错

民调机构的说法如此谨慎,并不是毫无理由的。正如去年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大选的“黑天鹅”事件一样,德国大选的民调预测也曾出过错。

2005年进行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前夕,民调机构的预测数据与实际大选数据相差较大。德国民意调查机构阿伦巴研究所(Allensbach)在2005年9月16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当时获得的民调支持率为41.5%,其竞选伙伴自由民主党(FDP)的支持率为8%,而执政联盟中社民党和绿党(Grüne)的支持率分别为32.5%和7%。其他民调机构公布的调查结果也基本与此相似。而三天后公布的实际大选结果显示,联盟党仅获得35.2%的选票,社民党获得34.3%的选票,自民党获9.8%的选票,绿党获得8.1%的选票,左翼党(die Linke)获8.7%的选票。联盟党的支持率与实际获得的选票相差超过6个百分点。而从历史平均水平来说,社民党在大选中获得的实际选票也总是高于大选前两周内的民调结果。(见图1)

图1:德国五家民调机构(Allensbach、Emnid、Forsa、Forschungsgruppe Wahlen、Infratest dimap)在大选两周前进行的民调预测平均数与实际大选结果的差值(单位:%)

来源:德国商业银行

2013年,德国另类选择党(AfD)时任主席卢克(Bernd Lucke)在联邦议院选举前,曾公开谴责各民调机构操纵民调结果,致使选择党将在大选中处于不利位置。当时,几乎所有的民调机构统计的选择党支持率均在4%上下,不足5%,这意味着该党将无法跨过5%的门槛进入联邦议院。而卢克宣称根据民调机构的原始数据统计,选择党的支持率远远超过5%。低于5%的民调结果将会影响部分原本打算投票给选择党的选民转投其他党派,如果他们不想浪费自己的选票。当然,最后选举结果显示,选择党的支持率为4.7%,未能进入议院,但另类选择党异军突起,在德国政党史上还没有哪个政党在成立半年内就得到民众的如此支持。发展至今,选择党的支持率已基本稳定在10%左右。德国商业银行的研究报告也显示选择党在民意调查中的支持率精确度越来越高(见图2)。

图2:德国民调机构在联邦州选举四周前进行的民调预测平均数与实际大选结果的差值(单位:%)

来源:德国商业银行

民调准确性的影响因素

德国大选民调预测究竟准不准,说到底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

第一,样本的选择。所有的民调机构都宣称他们选取的样本是具有代表性的,即所选样本的职业、教育背景、收入、年龄、所在地区和性别的分布与德国总人口的分布情况相当。实际情况却未必如此。Infratest和Dimap这两家为德国电视一台和电视二台提供数据的民调机构主要通过电话采访进行调查,但德国的年轻选民已经很少使用座机,样本量明显不足;Yougov和Insa等民调机构则使用网络调查法,这种方法的缺点是老年人的参与度很低,可能导致参与调查的老年人的数据在最终计算时的权重会被人为增加。

第二,选民的行为及心理。民意调查有时未必能反映选民的真实意愿,去年美国大选前,为了不让自己显得与主流社会格格不入,很多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在主流媒体的抨击下成了“沉默的投票者”,但在真正投票时表达了更真实的想法。在德国也有类似情况,比如选择党的选民在民意调查中往往不敢承认自己支持一个右翼民粹政党。德国联邦议院设置了5%的进入门槛,因此,小党的支持者可能为了不浪费自己的选票,转而选择较为保险的、能够超过5%门槛的其他党。但也有研究显示,小党派的支持者很可能会更积极地参与选举,而大党选民可能只是懒惰地呆在家里,而放弃参与投票。

不得不承认,德国大选民意调查的结果并不等同于实际选情,各党派的支持率相比民调结果总会有所浮动。但是今年上半年以来,默克尔与舒尔茨这两位总理候选人的表现与民众对他们以及他们所在政党支持率的变化基本相符: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松口”,重获其姐妹党基社盟主席泽霍费尔的支持,德国境内难民问题的压力逐步减少,也令民众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紧咬默克尔不放;另一边,“舒尔茨效应”逐渐消退,在德国境内缺少民众基础的舒尔茨拿不出能让选民信服的竞选纲领,又与社民党前主席、德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加布里尔“貌合神离”,以上种种都使得默克尔的民众支持率从今年年初的38%(2月17日民调数据)上升到51%(9月14日民调数据),而舒尔茨的支持率则从49%一路下滑到25%。两人在“琴瑟和鸣”的电视竞选辩论后,舒尔茨的支持率也依然毫无进展。由于德国实行两票选举制度,选民不直接为总理候选人投票,而只是选举政党,总理候选人的支持率只能作为人们预测选情的一个间接参数。但是,基于社民党与联盟党的支持率、两位总理候选人的支持率均相距甚远,舒尔茨所代表的社民党要在几天后的德国大选中反超联盟党,“翻转”剧情,其可能微乎其微。

(作者为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