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弢:土耳其修宪公投背景下的德土关系

发稿时间:2017-05-15浏览次数:39

  4月16日,土耳其举行关于宪法修订草案的全民公决,结果草案以51.5%的微弱优势通过,土耳其将由议会制的治理模式转向总统制。这场修宪投票风波伴随着德土双方在土耳其政治人物赴德进行拉票造势问题上的争论,将危机从博斯普鲁斯海峡带到了德国。

  德土争论对双边关系的主要影响

  很长时间以来,德国一直以旁观者的身份,对土耳其国内政局发展密切关注。两国之间就土耳其修宪公投的争议直接影响到了双方在安全和经济问题上的合作。德国政界部分人士已经表示,德国应该从位于土耳其因斯里克的北约军事基地撤出。而在土耳其政治家赴欧洲投票造势被相关国家禁止后,土耳其外长甚至曾以退出北约进行威胁。更严重的是,德国开始削减对土军火出口。从传统来说,向欧盟和北约国家的军事装备出口很容易得到德国政府批准。只有在某些特殊政治原因出现时,这些出口才会受到限制。2016年初以来,德国已经拒绝了对土耳其的11项军备出口项目。德国经济部也将这一做法直接同土耳其的人权状况挂钩,认为“出口的武器可能会用于镇压其本国的民众”。此外,作为议会内反对党的左翼党和绿党,还要求德国政府全面中断对土的军火出口。

  不过,部分德国企业对政府的态度有着不同意见,认为这有损于德国企业和国家的经济利益。就德土贸易而言,2016年土耳其是德国在全球的第17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为373亿欧元,超过了2015年的数额。而德国对土耳其有65亿的贸易顺差。尽管过去几年来,德土两国在难民等问题上纠纷不断,但双方的贸易额还是呈上升趋势。然而,今年初以来,由于土耳其国内政治局势和德土关系的持续恶化,越来越多的德国企业对在土耳其投资持观望态度,德土双边的贸易发展也遇到麻烦。

  在德土耳其人问题与双边关系

  在传统的外交和经济等双边关系之外,这次土耳其公投之所以能在德国产生巨大影响,主要原因是目前德国居住着大量的土耳其裔人口。因此,土耳其的政治事件直接成为德国土耳其裔居民政治和社会生活中的大事。

  据德国外交部统计,目前德国居住的约300万土耳其裔居民中,有约140万人在土耳其拥有选举权。于是,这140万人成为土耳其政府拉票的对象。目前,德国各级政府对于包括土耳其人在内的外来群体的管理是比较宽松的。在德国,民众可以随意浏览土耳其的报纸、电视等媒体。其中不乏很多站在土耳其官方角度发声的媒体。与此同时,德国还有很多土耳其政治和宗教团体。这些团体在土耳其选举和投票时,负责组织在德土耳其裔居民前往投票站投票,并为土耳其政治家赴德拉票做宣传。据统计,在德土耳其裔居民在2015年土耳其议会选举中支持正义与发展党的比例为60%,甚至高于土国内对正义与发展党的支持。

  实际上,对于土耳其国内政治局势和全民投票事件,在德土耳其裔居民中出现了明显的分化现象。有人强烈支持埃尔多安总统,并谴责德国对土耳其政治家登台拉票的禁令。但也有人要求德国政府对土耳其持强硬立场,认为“默克尔应该公开批判埃尔多安”。这两派人的活动也在德国社会各界,尤其是在德土耳其裔居民中产生了很大影响。甚至连德国执政党基民盟中的土耳其裔党员和联邦议员也感受到了压力。

  土耳其公投与德国国内政治

  据德国《世界报》调查,有66%的德国人赞成禁止土耳其政治家来德拉票,只有25%的人反对这样的禁令。根据德国外国人居住法第47条,在本地人民的生活受到威胁时,德国各个联邦州有权禁止外国人在本地从事政治活动。近期德国各地相继通过了对土耳其政治家在德国进行政治活动的禁令。先是巴登符腾堡州小城加根瑙,接着是萨尔州在没有接到土耳其政治家来进行政治宣传的情况下,也主动颁布禁令,禁止外国政治家在萨尔州进行政治宣传。因此,萨尔州成为了第一个颁布类似法令的联邦州。土耳其政府对此进行了强烈谴责,埃尔多安甚至将德国政府比作纳粹。

  出于难民和反恐问题上的对土合作需要,默克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土耳其政治局势的评论都显得比较克制。而在埃尔多安将其比作纳粹之后,默克尔终于公开警告土方,若继续这样的比较,将再度禁止土耳其部长级高官赴德。

  而在这个问题上,德国国内的反对党,尤其是极左和极右势力则显得比德国政府更为直接和明确。联邦议院最大反对党左翼党主席里克辛格曾亲赴土耳其考察,并谴责德国政府对土耳其国内政治事态的“容忍”,认为默克尔在土耳其的“民主”和“言论自由”问题上说得太少了,“德国应该从与土耳其政府的紧密相互依赖关系中解脱出来,帮助土耳其重新构建民主制度”。左翼党中的部分土耳其裔党员则不仅完全否定土耳其投票的公正性,还指出,若任由埃尔多安对欧洲进行威胁,“则欧洲今后恐怕没人敢上街走路”。而极右翼的德国另择党(AFD)则号召联邦各州全面制定反对土政治家来德宣传的禁令,与其他党不同,他们还要求将禁令范围扩大到德国国内各个土耳其宗教和文化团体。

  德土纠纷折射德国社会之困

  土耳其政治人物赴德拉票,连同在德土耳其裔移民所进行的政治活动,一起给德国国内的治安和社会管理带来了巨大难题。同时,这场危机还在考验着德国对不同政治文化在德国传播的容忍度。如德国外长加布里尔所言,如果安卡拉不遵守德国的政治准则,那么德国政府就会随时采取各种应对手段。“越过这条界限的人,就不要想能在我们这里宣传他们的政治观念。”

  德土之间的这场纠纷,还直接与德国的移民政策和融入政策相关。大量长期生活在德国的土耳其裔移民,不仅没接受认同德国的政治文化,甚至还为另外一国政府或政党工作。这给德国执政者和社会带来了巨大困扰。毕竟,在维持社会的开放性背景下,接收外来移民和文化是二战后联邦德国的重要立国之本。而外来移民融入是否能够成功,这是全球化背景下欧洲和世界所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从外交政策的角度来看,尽管纠纷不断,但对于德国来说,与土耳其的合作仍显得至关重要。在解决难民危机问题、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问题、叙利亚问题,乃至利比亚国内稳定问题上,德国都非常需要土耳其的合作。正如德国外长加布里尔所言,“我们需要土耳其”。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也指出,“尽管土耳其让我们感到不快,但没人会认为土耳其若退出北约会比他们留在北约让我们更舒服”。在短期内,德国军队撤出驻土北约军事基地的建议以及土耳其方面关于退出北约的威胁应该还不会成为现实。

 

  (作者单位: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